Game2.tw提供最新手遊遊戲攻略,找攻略,就上Game2.tw

首頁 > 單機遊戲 > 遊戲攻略 >

《孤島危機3》文字攻略

編輯:game2.tw
分享到:

    第一關:超人類POST HUMAN

    地點:紐約自由穹頂西麵第30號門(West 30th Gate,Liberty Dome,NY)

    時間:2047年11月29日淩晨4點30分(04:30,November 29th, 2047)

    茫茫雨夜,塞可(Psycho)帶著幾名部下登上了CELL的貨船,用消音武器清除了幾名敵兵後找到了關押普若非(Prophet)的貨櫃,重新啟動以後塞可的部下走進貨櫃,突然蘇醒的普若非抓住了此人,塞可解釋之後普若非放下了他,問他的納米服到哪去了,塞可回答說除了普若非,CELL脫掉了其他人的納米服,隨後塞可給了普若非一把HammerⅡ手槍,這把手槍有不同的彈種,還能加裝激光瞄準器。

    塞可讓兩個部下去吸引敵人,告訴普若非想要把他送進穹頂內部,但敵人已經不是早期的Alpha-Ceph,塞可提到普若非先前在西伯利亞被CELL用k-volts槍擊倒,封在櫃子裏很多年,這些人脫掉了其他人的納米服,並準備以同樣手段脫掉普若非的。進入室內後給手槍加上消音器,擊倒一名士兵後就能拿到Feline,經過下麵的倉庫來到對麵的房間裏打開大門,塞可進入後穿過過道,在另一邊的玻璃窗前塞可交給普若非一把複合弓,便於其隱身暗殺,但普若非剛開始並不喜歡這把弓。塞可解釋說談激光槍能夠把弓投射到納米服上,弓的動能足夠幹掉犀牛,而且還帶有爆炸箭頭,最重要的是使用弓箭時仍然能夠保持隱身。

    這時隊友彙報已經突破四號大門,穹頂東牆邊的風速超過運行上限,清除下層區域的敵人後登上旁邊的樓梯,走出大門後外麵的貨船上發生了爆炸,在過道末尾使用納米服遠程控製窗戶裏的計算機打開大門,裏麵是CELL總部,大約有一兩千的特種兵,在樓下的顯示器前塞可發現了剝掉他納米服的CELL士兵,在剝掉納米服時很多人因心髒無法承受,在慘叫中痛苦的死去。外麵雨中的過道上有不少CELL士兵,有些人裝備了Scar。通過以後用納米服打開大門,和塞可分頭行動,普若非問他行不行,塞可還調侃說他才不需要納米服。走廊邊上的箱子裏可以拿到K-volt電槍,出去以後是倉庫區,打開另一麵的大門後控製對麵的機槍塔,這個裝置會幫助普若非控製住那條走廊,打開右側的大門後不久和塞可會合,塞可說他們將和他的部下會合,普若非好奇的問他說你現在居然有部下了?塞可說他一向有部下。

    普若非利用納米服的功能查看了塞可的資料,他的變節率(renegade)是87.3%,行為不和常規率(maverick)是74%,違抗命令(disobedient)的可能性是58.6%,失去控製(out of control)的可能性是45.1%,播放的一段視頻是孤島危機一代第一關末尾發現那艘冰凍的輪船後,塞可公然違抗普若非命令的場麵。

    在電梯中,塞可說大多數人都是債務的奴隸,CELL控製了所有能源,普通人無法支付賬單,隻能通過不停工作來償還,當然還有另一種選擇就是進行反抗。電梯停止後他們進入一個房間,塞可打開了窗口的護罩,迷蒙的陽光下,紐約市的廢墟一覽無遺,納米服竟然收到了城市中傳來的能源信號。原來CELL利用Ceph的科技在穹頂中建造了一台機器,通過這台機器向全球供電。塞可認為隻能破壞CELL的能源,就能除掉CELL。異形已經是過去時,隻不過殘留了一些殘兵敗將,但CELL正在逐步控製整個世界,普若非應該幫助他們除掉CELL。但是普若非認為Alpha-Ceph曾經給過他一個預示(vision),人類曾經在過去經曆過這些事情,兩者之間必有聯係,事情並不簡單,需要尋找線索跟進,這不僅僅是場簡單的革命。CELL並不知道他們正在做的事情將會導致世界毀滅,因此必須阻止CELL的進一步行動。

    第二關:叢林召喚WELCOME TO THE JUNGLE

    地點:紐約佩尼車站西翼(West Side Yard,Penn Station,NY)

    時間:2047年11月29日上午8點05分(08:05,November 29th, 2047)

    塞可和紐約戰區指揮官(regional commander)克萊爾·弗他娜麗(Claire Fontanelli )進行了聯係,在CELL作出有效反應之前,塞可有半小時時間將普若非送入穹頂,穹頂內的敵人並不多,但是信號塔仍然在掃描整個區域。隨後塞可向普若非介紹了克萊爾,她不是士兵,但工作非常出色,普若非對塞可對克萊爾的高度評價非常驚訝,認為他竟然也會開始尊重上級的命令,塞可回答說她與眾不同,口氣十分曖昧。

    下了電梯以後從裏麵的牆壁上拿到一個設備,獲得的點數可以對納米服的功能進行升級,打開大門後,外麵是雜草叢生的街道和戰車的殘骸,塞可調侃說這裏已經熱的像是冒汗的腋窩,普若非在納米服裏當然不覺得熱,但實際上天氣比咖喱肉還熱。一路上塞可介紹著這些年的情況,CELL向全球提供廉價能源。由於沒有成本,所以沒有其他公司能夠和CELL進行競爭,通過這種手段,CELL在市場上建立起壟斷地位,當能源使用者債務纏身以後,CELL將他們驅逐進“誌願者”勞動營做奴隸。

    剛走了沒多遠,前麵出現了一片雷區,這些CELL部署的智能地雷隻有在察覺到未授權者進入該區域時才會爆炸,通過納米服關閉這些地雷,經過以後過道外麵有一個Pinger的殘骸,納米服似乎受到了幹擾,納米服提示充能超過基本參數,普若非察覺到有問題,塞可問他怎麼回事,他說隻是能量浪湧,離開Pinger一定距離後恢複正常。幫助塞可踢開大門後,登上樓梯後是條廢棄的鐵軌,軌道末尾右側俯視下麵的低地,距離34街車站還有數公裏,塞可似乎身體不適,高塔上的大炮不停的轟炸下方的目標,塞可想要避開高塔的火力覆蓋區域,但普若非認為時間緊迫,可以冒險穿越。塞可大為不滿,認為他沒了納米服,隻是個普通人,沒法和普若非比。他要獲得支援和情報,才能逐步消滅敵人,普若非覺得塞可變了,塞可也沒否認。

    隨後兩人分頭行動,塞可向普若非通報敵情,讓普若非到幾個地方去拿裝備。隱身後穿過這片區域,一旦被發現就會遭到炮火襲擊,前兩個地點都沒什麼發現,第三個地點可以拿到Scar MOD 2自動步槍,塔上火炮彈藥耗盡後自動下線裝彈,第四個地點比較遠,那裏有一把異形的狙擊槍(Bolt Sniper),可以拿來擊毀高塔上的炮台。用納米服關閉邊上的雷區,穿過一大片草地,CELL的部隊正在趕來,塞可提示普若非複合弓的電箭頭可以通過水麵擊倒敵人,擊斃數名敵人,跑過草地後在一個生鏽的大門口和塞可會合,塞可對普若非能發現那把Ceph的狙擊槍非常奇怪,進入下麵的隧道以後,他提到很多人都在談論普若非和納米服、異形的模塊和一些預示,其他人並不確認普若非是否可靠。

    隧道裏部署有CELL士兵,來到外麵的空地上後用納米服遠程控製機槍塔,隱身通過後從另一麵上樓,下麵的敵兵開始扔出電磁手雷,會使納米服受到幹擾。走到末尾跳過殘缺的樓板和塞可會合,轉彎後地上有不少屍體,塞可讓普若非搞清他們的死因,他去高處查看情況。過道末尾打開大門後下麵黑暗的草地裏Ceph的追蹤者(Stalker)正在襲擊CELL士兵,消滅這裏的stalker後普若非發現他們的行為看起來不像是高級智慧生物,通過後麵的過道時要用納米服逐步解鎖激光地雷,打開底部的大門,登上樓梯,CELL的廣播裏提到佩尼車站發現了異形,下麵的廠房內有大量CELL士兵,通過以後樓上的小屋裏能補充彈藥和手雷,邊上的走廊上有個自動機槍塔。從右側的過道隱身過去,地上可以看到L-tag榴彈發射器和Grendel自動步槍。

    末尾跳到上麵的過道上,那裏也有一個機槍塔。前進一段後通過滑索穿過斜對麵的窗口,來到另一個屋子裏,彈藥箱邊有把MK60 MOD0機槍。這時納米服突然失效,通話也受到幹擾,屋外是片草地,到處是Ceph,穿過草地,來到對麵的高地,那裏有個自動榴彈發射器,堅守一段時間後和塞可繼續前進,卻發現火車隧道已經被封了,兩人登上不遠處一輛裝滿了高爆物品的火車,普若非在後麵推了一段,火車撞開了隧道的牆壁,兩人趴在車頂上通過防守嚴密的隧道,火車撞毀了裏麵好幾輛步兵車,最後火車出軌,普若非引爆了火車上的炸藥。

    猛烈的爆炸過後,黑暗中塞可用手電照亮了自己的臉,說這一次任務幹的完美無缺。在隨後的對話裏,塞可稱呼戰區指揮官克萊爾為甜心,說他十分鍾後將會返回安全屋。指揮官讓他維持以往的通訊協議,含義就是別亂說話,並讓塞可把“硬件”(hardware),也就是普若非帶回基地。普若非對指揮官把他稱為硬件非常奇怪,但沒有得到塞可的答複。

    第三關:罪惡之源THE ROOT OF ALL EVIL

    地點:紐約金融區拿索街(Nassau Street, Financial District,NY)

    時間:2047年11月29日下午13點45分(13:45,November 29th, 2047)

    任務開始是一段克萊爾的形勢描述,隻要CELL控製著能源,就控製和奴役著人類,CELL的查克曼(zuckermann)能源樞紐被稱為X係統,位於百老彙車站地下幾百米處的收割廠中,這裏守衛嚴密,是CELL的阿喀琉斯之踵,即主要弱點。抵抗組織在過去幾個月蒙受了重大損失,因此克萊爾不得不擔起重任,寧可玉碎不為瓦全。

    塞可和普若非終於抵達抵抗組織的指揮部,己方部隊正在作戰,傷員躺在破敗的房間裏,塞可解釋說由於經常麵臨CELL的追擊,所以不得不經常改變基地的位置,克萊爾背對著他們觀看著顯示器指揮作戰,CELL正用數字炮兵進行轟擊,作戰網絡開始癱瘓。克萊爾要求迅速恢複網絡,然後轉身擁抱塞可,她看上去非常年輕,一頭黑發,額頭纏著褐色的布條,脖子上有塊綠色的圍巾,身上是白色的夾克和迷彩褲,這身打扮讓她看起來有些另類,似乎不像是個軍人,她對站在旁邊的普若非非常害怕,覺得普若非經過了太多人為的修改,無法判斷是CELL、Ceph或是人類,甚至稱他為變異人(mutation)。

    這時一頭白發的瑞希(Rasch)走了過來,他穿著一件黑色的背心,狹長的臉上臉頰深陷,顴骨高聳,勸她說,不對稱戰爭使他們支持了很多時間,但他們仍然東躲西藏,零敲碎打無法力挽狂瀾,因此他們需要一個遊戲規則的改變者,他稱呼普若非為勞倫斯·巴爾內斯少校(Major Laurence Barnes),介紹自己是是卡爾·恩斯特·瑞希(Karl Ernst Rasch),並微微鞠了一躬。在說這句話時,他所用的句式“Karl Ernst Rasch at your service”和孤島危機二代中哈格裏夫(hargreave)第一次向阿卡特茲(也就是普若非)介紹自己時所用的句式是一樣的,而且從長相上看,瑞希確實像是較為年輕的哈格裏夫。普若非敏感的意識到瑞希的真正身份,但納米服臉部掃描視網膜和DNA沒有能夠確認,瑞希近距離觀察普若非時提到他有著人類和Ceph重組過的基因,普若非抓住了瑞希的右手,說無法確認其身份,瑞希說他設計了納米服,自然無法掃描到他的資料。然後瑞希轉首對克萊爾說看來她是對的,此事有風險,普若非顯得非常強大,但顯得不穩定、任性且易怒(volatile,willful,fractious)。普若非提到他的預感,如果不把CELL除掉,CELL的行為可能將會導致人類滅絕。

    出房間以後來到巷道末尾,外麵是高大的富爾頓水壩(Fulton Hydrodam),上麵CELL的直升機正在巡邏,這個水壩為CELL的防禦體係提供500兆瓦的電力,隻要摧毀水壩,CELL的核心防禦將會停頓,但普若非不理解為何CELL不從X係統中獲得電力啟動核心防禦。普若非問塞可為何克萊爾厭惡納米服,塞可回答說他也不知道原因,隻知道是她帶隊將他從剝離納米服的實驗室裏救出。

    塞可掰開電梯門後普若非在跳下的過程中墜到了底部,從那裏出來後跳下高坡,來到下麵的草地上,有些地方被泉水覆蓋,CELL的步兵**在各處,控製自動機槍塔能夠減輕不少壓力,進入基地入口後控製走廊裏的機槍塔,乘坐電梯上樓,但中途CELL切斷了電梯的電力,從上麵的通風管道出去,幹掉外麵的幾個敵兵。克萊爾告訴普若非富爾頓水壩是自動運行的,但是發電機過載後將會損壞。這個房間的出口用激光封鎖,解鎖後出門,從碼頭下水,遊到對麵的樓梯上去,進通風管道,下樓後彈藥堆上能拿到DSG-1狙擊槍和JAW火箭筒,在後麵控製CELL的防空係統,接近發電機後,克萊爾讓普若非讓其過載,但CELL步兵追殺而來,普若非拆毀了發電機,電力輸出減少到70%,並逐漸下降。

    塞可通知CELL的QRF刺殺小組在武裝直升機的支援下即將趕到。回到上麵後那裏有兩個拿著JACKAL霰彈槍的敵兵,擊殺後上樓,解除門口的封鎖,遊到另一麵的建築邊上岸,以同樣的方法來到下麵的發電機處,讓其過載。係統發出疏散人員的警告,克萊爾讓普若非撤離,但普若非不聽從命令,出去以後遊到對岸,到最上麵的房間裏拿到台風步槍(Typhoon),出來以後遊到水壩上,在鐵管上安裝炸藥,武直發現以後進行掃射,普若非跳下水壩,遙控引爆了炸藥,抓住一條鐵纜滑到了對麵。水壩爆炸後將普若非衝到了水裏。

    克萊爾對普若非的行動非常不滿,認為他的行為無法預測且非常瘋狂,而且繼續稱呼他為硬件,普若非重申了他的名字,但克萊爾堅持說隻有人類才有名字,他隻有代號。普若非回答說沒有他,克萊爾的計劃不會成功,並讓克萊爾報告情況。CELL的防禦係統已經癱瘓,敵兵正在撤退,並在樞紐基地重新集合,塞可說他需要援助,但克萊爾說她正有緊急事務要處理,普若非調侃她很像塞可,已經有點開始喜歡她了。

    X係統位於地下,但控製係統卻在上方,CELL在穩定矩陣缺乏電力的情況下仍然在運行樞紐,這樣可能會導致其爆炸。因此必須將電力輸出到控製係統,才能安全關閉X係統。沿著水路穿過管道,跳下山坡,下麵的建築邊上埋有地雷,跳到下麵的管道旁,從管道內進入,裏麵部署了幾個激光地雷,內層還有積水,遊出管道後登上平台,登上樓梯,係統警告將把非戰鬥人員疏散到15英裏以外,上方的基地裏不僅有CELL步兵,還有帶有機槍的履帶機器人。

    乘坐電梯進入收割廠下去時,克萊爾要求盡快關閉兩個發電機,進入工廠時裏麵彌漫著橘黃色的霧氣,其中一個發電機可以直接關閉,另一個要用納米服關閉。完成後乘坐中央的電梯上去,普若非在這個工廠中產生了好幾次幻覺,克萊爾解釋說X係統的力場將會嚴重影響大腦的顳葉,容易產生幻覺。從電梯裏出來後消滅那裏的CELL士兵,緊急關閉X係統的電力,控製棒彈出後普若非拉出控製棒,關閉了X係統,係統自動轉換到備用電源,但是X係統的密封外殼失效,係統在倒數數秒後自毀,普若非從頂端炸飛到另一邊的建築上,他發現原來X係統的能源來源就是Alpha-Ceph,但這並非是他所預見的世界末日,Alpha-Ceph仍可被消滅。

    第四關:險象環生SAFETIES OFF

    地點:紐約唐人街德蘭西街(Delancy street,Chinatown,NY)

    時間:2047年11月29日晚上19點(19:00,November 29th, 2047)

    克萊爾從CELL的數據庫中得知Alpha-Ceph是其能量來源,普若非在靠近他時看到了Ceph不想讓他看到的東西,可能普若非也可以通過這種方法進入他們的思想尋找弱點,塞可知道納米服的維修地就在納米服的剝離實驗室內。

    紐約的唐人街已經變成了一片沼澤地,冷月殘樓之下到處是雜草和淺水,CELL士兵散布其中,用匕首殺掉一個以後,其他敵兵沒有發現普若非,上報時對方回答AI係統已經發出了紅星升起(red star rising)的警告,CELL的士兵驚慌一片,匆忙撤離。普若非和塞可都不知道這個代號代表著什麼意思,普若非讓塞可查明代號的含義,克萊爾和瑞希都斷線了,普若非需要獨自穿越這片區域。塞可讓普若非去收集情報,以獲取剝離實驗室的文件,並搞清是誰脫下了他的納米服。這片區域很多地方都部署了地雷和自動機槍塔,如有時間可全部控製,通過隱身和複合弓就不會驚動CELL,按著任務提示去幾個不同的地點獲得情報,不久克萊爾的通訊恢複,提到電磁脈衝炸彈影響了通訊,瑞希擅離職守。

    普若非在穿行於破敗的房屋中時,CELL的武直正在攻擊Alpha-Ceph,其中有一架被其擊落,情報顯示Ceph的心靈控製裝置(mindcarrier)正在附近,克萊爾讓他去試試,普若非認為Ceph具有集體意識,完全受Alpha-Ceph控製。Alpha-Ceph被釋放後所有的Ceph都清醒過來,mindcarrier的情況如何需要進一步確認。

    往前推進一段後,在某個倉庫前大門突然被打開,幾個身上著火的CELL士兵走了出來,後麵是Ceph的烈焰者(Scorcher),消滅以後繼續前進,克萊爾通報軍情,穹頂內Ceph正在大肆屠殺人類,不遠處的Ceph大多可以遠程控製後取消其敵意或變成友軍,從敵區穿過後進入工廠,來到實驗室裏和塞可會合,塞可把納米服類比成Ceph的外骨骼,在實驗室裏找到維修點後普若非躺在了手術台上,開始手術以後可以聽到瑞希的聲音,他說對屬性進行根本性的改變,這樣的做法總是非常冒險的,但是為了擊敗具有先進科技的敵人,除了變成他們以外別無選擇。為了確保安全,納米服的設計者在多巴胺受體上安置了一個阻攔器,以保護納米服使用者的心智不受影響。如果沒有這個阻攔器,Ceph的集體意誌將會吞噬納米兵。不久手術結束,多巴胺阻攔器被取出。

    這時塞可在屏幕上發現了一段視頻,原來克萊爾正是當年剝離塞可納米服的人。克萊爾解釋說她是因為塞可才背叛CELL,當時她為了償還債務,不得不這麼做,每天聽著人們的慘叫聲,畢生活在這段揮之不去的記憶裏。普若非勸塞可說克萊爾是被迫這麼做,塞可反唇相譏,認為普若非確實是個服從命令的機器,缺乏人類感情,整天帶著頭盔,甚至沒有自己的臉龐。普若非說誰都要做出犧牲,塞可將以前那些納米兵的狗牌扔給他,認為他當年為了服從命令,害死了每個人。麵對這種說法,普若非無言以對,兩人分道揚鑣。

    第五關:紅星升起RED STAR RISING

    地點:紐約雙橋珍珠街(Pearl Street,Two Bridges,NY)

    時間:2047年11月30日早晨6點15分(06:15,November 30th, 2047)

    克萊爾獲得了有關紅星升起的情報,大天使(Archangel)是CELL最新的無線能源網絡的關鍵調控平台,同時這個係統儲備的大量電力可以被大麵積定向能武器釋放,以確保消滅敵人,以及滅絕城市人口。好幾個條件可以觸發這個協議,一旦Ceph事件達到第三階段,大天使就會實施這個協議,這個協議就叫做紅星升起,一旦實施,紐約將被摧毀。普若非認為大天使是全球能源儲備,這會把所有能源傳給Alpha-Ceph,會在地球上炸開一個大洞,地球將會毀滅。普若非想要聯係上Ceph的心靈控製裝置,希望能夠使所有Ceph進行休眠狀態。如果沒有Ceph的威脅,CELL將會取消大天使計劃。克萊爾對普若非的這個計劃表示懷疑,覺得他在帶有阻攔器的時候尚掙紮於Ceph的影響,現在沒有阻攔器,他的心智就會全部暴露,有可能會變成Ceph。普若非認為他必須冒險一試。在他們的這段談話中,由於塞可一事的影響,克萊爾對普若非的態度有了非常明顯的改變,已經不再稱呼他為hardware,說話的時候已經帶有了懇求的口氣。

    前進不久在地上的一個桔色箱子裏找到了一把MK60機槍,Grendel步槍現在也有兩種彈藥,還能安裝新增的高倍瞄準鏡和迷你台風組件,但是仍然沒有消音器。在不遠處的房子邊除掉幾個Ceph後,可以撿起他們的Pinch Rifle,射出去的弓箭也可以從屍體上回收。和心靈控製裝置連上以後,周圍的Ceph不再攻擊普若非,並跪了下來,認為普若非就是Alpha-Ceph,普若非險些迷失在集體意識裏,但克萊爾的呼喚喚醒了他,他意識到C穿好的集體意識正是其能量來源,不久真正的Alpha-Ceph重新喚醒了那些Ceph,但普若非納米服的能量不再下降,處於無敵模式,隻是這種情況並沒有維持多久,很快出現了一個Ceph的重型步兵,左手能發射導彈和迫擊炮,右手是一把機槍。在它屍體上可以拿到迫擊炮(X-PAC MORTAR)和收割者加農炮(Reaper Cannon),消滅後克萊爾通報大天使的情況,它已經處於傳輸軌道上了,半小時內就可能發射。除了一座5英裏外的設施,CELL已經在大量撤離,這個設施可能是衛星的指揮站,隻要能進入其中,就能關閉大天使。

    當普若非跳下高地,進入對麵積水的房間後,克萊爾提到Ceph癱瘓了抵抗組織的步兵車,她要求普若非去支援她。駕駛一輛四驅車行駛了近一公裏後上了橋,克萊爾再次發來信息說Ceph進攻猛烈,另一小隊建立了防禦,但支持不了太久。普若非殺進橋後的房屋,跳下樓道後克萊爾那邊已經開始撤離,她讓普若非繼續執行阻止大天使計劃的任務,而不要再去支援她。在接收這段信息的過程中,普若非再次產生了幻覺,看到克萊爾那邊混亂的戰況。

    當普若非走出樓房時,塞可駕駛著運輸機趕來,克萊爾激動的直呼他的名字,塞可這時卻讓她遵守通訊協議,趕到了克萊爾那邊幫助進行撤離,下坡以後普若非再次找輛四驅車前進,半路上還會遭到武直和步兵車的攻擊,路上到處是車輛的殘骸,Ceph和CELL正在激戰,包括Ceph的Pinger和重型步兵,在基地前坐車無法通過,隻能步行進入旁邊的工事登上樓道打開大門,然後乘坐四驅車繼續前進,進入遠處的一個隧道後,塞可來電說收到瑞希的求救信號,克萊爾正在追蹤大天使的軌道信號,還有15分鍾大天使就將抵達紐約上空,她和瑞希的信號來源地相距隻有幾英裏,五分鍾內就會抵達那裏。

    繼續前進一段後,在一路燒毀的步兵車旁找到了高斯步槍(Gauss sabot gun),塞可讓普若非去幫助他關閉CELL的防空設施電源,克萊爾已經找到了瑞希,雖然並沒有受傷,但他似乎有點神誌不清,不知自己在哪裏,也不認識克萊爾,基地門口有一些烈焰者和重型步兵,消滅後打開大門,進入基地,這時Ceph已經不再進攻克萊爾那邊,原因不明。清除附近的敵兵進入電梯,大門打開時克萊爾等人已經在大廳裏,在操作另一台終端時,CELL的部隊正在撤到地下設施裏,不久大天使轟擊了地麵,但其隻有釋放了5%的能量,其打擊力仍然在Ceph能量產生鏈式反應的臨界值之下。CELL緊急狀態結束後進行點名,開始進入第三階段。這時瑞希開始喃喃自語,他要求抵抗組織幫助他逃離CELL的監獄,當他在沉睡時他的孩子(Ceph)處於一盤散沙的狀態,感謝抵抗組織關閉了大天使,進入第三階段後,Ceph在地球上釋放出強大的光柱,形成愛因斯坦-羅森橋(Einstein-Rosen bridge),也就是可以直達M33銀河係的蟲洞。

    普若非突然提到在基地時他無法掃描到瑞希的資料,瑞希說他是納米服的創造者,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而是他用Ceph的DNA延長了壽命,此時他也不得不開始和Ceph的集體意識進行鬥爭,但瑞希沒能敵得過集體意識,成為了Ceph的一員。當普若非扭轉過瑞希的頭顱時,幻覺裏他的左臉已經變得猙獰不堪,眼中放出白光,窗外Alpha-Ceph伸了過來,瑞希雙手釋放出巨大的能量,擊倒了普若非,也擊倒了衝上前來的克萊爾。塞可向其開槍,普若非衝上前去猛擊,當瑞希清醒過來後他讓普若非趕緊離開,普若非從邊上的大門出去,跳上了塞可的飛機,操縱炮台轟擊Alpha-Ceph,竭力避開外麵Ceph大量的戰鬥機。

    這個關卡幾個任務地點之間相距很遠,大多要有幾公裏之遙,地圖非常龐大,即使駕車也要不少時間才能抵達,一路上作戰場麵也比較激烈,很有孤島危機一代的感覺,和二代的小型地圖不可同日而語。

    第六關:人的力量ONLY HUMAN

    地點:紐約地獄廚房西麵第五十二號(West 52nd,Hell's Kitchen,NY)

    時間:2047年11月30日上午11點50分(11:50,November 30th, 2047)

    第三階段是Ceph殖民戰略的最後一步,也就是最致命的一步。如果Ceph的入侵部隊受到顯著而持久的抵抗,他們將通過愛因斯坦-羅森橋連接母星係的中央。通過這種方式,Ceph可部署精英部隊消滅所有抵抗者。現在地球上的Ceph隻是一小部分,Alpha-Ceph在入侵部隊抵達之前都會為光柱充能。

    塞可駕駛的飛機遭到大量Ceph戰機的攔截,墜毀於地表,克萊爾因傷勢過重而死亡,在臨死之前,她終於獲得了塞可的原諒。克萊爾死後塞可心灰意冷,認為他隻是個普通人,無法拯救他人,而普若非意在勸說他繼續執行任務,兩人因此發生爭吵,普若非提到正因為他沒有穿納米服,未被圍困,才救了大家。塞可被說服後,讓普若非去摧毀防空炮,他去尋找另一架運輸機。納米服截取的CELL通訊顯示,光柱的充能已經達到5%,VELA3衛星偵測到了距離地球1.2天文單位的霍金輻射,根據太陽光譜遙感技術,白洞已經形成。抵抗組織的另一名指揮官獲得了普若非的通訊信號,表示能夠相互支援,且形勢嚴峻。普若非提及他將趕去摧毀Ceph的防空炮,指揮官表示一旦他清除了防空炮,運輸機就能趕來支援。

    在距離墜機地點不遠處可拿到狙擊槍,然後從雜草叢生的高地上逐漸跳躍下來,來到對麵的一幢建築裏關閉防空炮,門口的Ceph拿著一支狙擊槍。這時塞可已經找了其他的運輸機,Ceph正用集體意識所產生的能量運行防空炮,普若非衝進房屋後連入集體意識之中,摧毀了能量罐,塞可趕來擊毀了防空設施。

    另外兩個防空炮所在地都在五六百米以外,下山後CELL的通訊裏提到光柱的能量已經達到13%,白洞非自發的擴展進了太陽係,微引力透鏡顯示現在的水平線傾斜了不到10微米。這裏的地形頗為奇怪,大部分區域都布滿了淺水,顯得十分空曠,山頭之間相距甚遠,上麵覆蓋著植被,看上去像是從遠處飛來的山峰徑直降落在淺灘上。這裏敵兵數量也不多,偶爾有幾個Pinger從遠處開火,在一些武器堆上還能拿到火箭筒,如要快速行進,可駕駛一些四驅車。以同樣手法摧毀第二個防空炮後,光柱的能量達到28%,白洞的水平長度至少18公裏,白洞中心將要形成。

    摧毀第三個防空炮後塞可駕駛著VTOL降落,普若非登機後是一段空戰,擊毀了大量Ceph的戰機,不過VTOL也嚴重受損,不得不暫時降落修理引擎,Ceph在該區域大量空投部隊,普若非使用VTOL上的榴彈發射器進行壓製,起飛後Ceph空投下了心靈控製者(mastermind),它有四足四手,把普若非吸出了機艙,通過控製周圍的物體進行攻擊,生命值異常之高,中途還有其他單位增援,需要纏鬥很久才能消滅,最後在把普若非吸到身邊時,普若非同樣釋放出了巨大的能量將其摧毀。成功以後來到平台的邊緣,外麵不遠處光柱正射向天空,發射時聚集的能量越來越大,導致周圍的建築不斷的坍塌,把普若非掩埋在其中。

    第七關:眾神與魔鬼GODS AND MONSTERS

    地點:紐約哥倫布廣_場下(Under Columbus Circle,NY)

    時間:2047年11月30日上午15點55分(15:55,November 30th, 2047)

    當普若非蘇醒過來時正身處廢墟之中,下方有一具CELL士兵的屍體,從鐵架後抽出雙腿後,撿起帶有手電的NOVA手槍,納米服的核心係統斷線,需要重新啟動,呼叫塞可一時也沒有回音,前進了一段後受Ceph集體意識的影響又開始產生幻覺,在廢墟狹窄的巷道裏走了沒多遠就掉進了下麵的水裏,然後再次鑽入山洞,穿過一個小瀑布,後麵的山洞裏到處是燃燒的木架,再穿行過很長一段的隧道後來到外麵的峽穀裏,光柱充能達到52%。過道邊上有一些火箭筒和彈藥,不久還聽到以前哈格裏夫讓普若非進入迷宮(克裏特迷宮)對抗彌諾陶洛斯(人身牛麵怪)的話,周圍的山洞裏已經出現了很多Ceph特有的觸角,遠程解鎖一些地雷,外麵是一艘Ceph的飛船,船頭是第一個心靈控製裝置(mindcarrier),除掉幾個Ceph步兵後來到指定地點時再次出現幻覺,納米服獲得了外部能量,短時間內處於無敵狀態。不遠處有具重型步兵的屍體,X-PAC迫擊炮和收割者加農炮就扔在旁邊,撿起迫擊炮轟擊附近的敵兵,根據CELL人工智能係統NAX的通訊,光柱充能已達到61%,蟲洞已經擴展開來,外星戰艦預計抵達時間為25分鍾。

    跳上戰艦後麵的高地後在不遠處的彈藥箱裏可以拿到狙擊槍,可以狙殺不少遠處山頭上的Ceph,抵近以後下麵的武器箱裏還有火箭筒、C4和MIKE微波槍,接近第二個心靈控製裝置後再次獲得外部能量,用迫擊炮轟擊Ceph時,光柱充能達到81%,超光速粒子顯示戰艦抵達時間為15分鍾。在第三個心靈控製裝置充能後,用迫擊炮在數秒內就能擊殺重型步兵和Pinger。前進不久再次看到Ceph的飛船,破壞冷卻裝置後跑到船頭,水中升起另一艘戰艦,跳到平台上後,就能看到不遠處的Alpha-Ceph,它正給光柱充能,和它遭遇不久,納米服的外部能源就耗盡了,擊毀Alpha-Ceph的一個武器端後,它把普若非吸到身邊,但普若非釋放出了紅色的能量,將其擊退,然後拿著台風步槍、高斯槍等裝備擊退一些Ceph步兵的進攻,一些固定機槍塔可以被遙控,靠近能源箱後還能使納米服繼續獲得外部能量,之後接連兩次被Alpha-Ceph吸到身邊,均用紅色能量擊退,當Alpha-Ceph繼續嚐試用集體意識同化普若非時,塞可駕駛著VTOL及時趕到,打斷了同化過程,但VTOL也被Alpha-Ceph擊落,普若非用複合弓射出了致命的一箭,Alpha-Ceph和其他敵兵陣亡,光柱把周圍的一切往中間吸,普若非為塞可打開VTOL的艙門後被卷入了光柱,和其他東西一起卷到了太空。

    醒來以後是一段漫長的回憶,以前他犧牲了一切成為了普若非,但即使如此,任務仍然失敗了,他絕望的放開了手中昔日隊友的狗牌。然而幻覺中的克萊爾提醒他納米服上的納米結構已經自由,可以轉換成任何形態,普若非借力跳到了大天使衛星上,控製衛星以後,對準穿越蟲洞的外形戰艦開火,戰艦爆炸的衝擊波將周圍的一切摧毀,普若非墜入大氣層時納米服開始燃燒,最後他掉在了一個熱帶的小島邊,醒來時鳥語花香,海濤陣陣,新聞裏正在播報政府沒收CELL公司資產的事情,絲闕克蘭德參議員(即孤島危機2中打入CELL內部的CIA情報員,父親在孤島危機一代中掩護隊友撤退時陣亡)在國際複蘇高峰會議上透露了很多舉措,並坦言在運用技術解決人類切身問題的過程中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對未來缺乏遠見。實際上技術應該是服務於人類的工具,而不是囚禁自我的牢籠,因此必須吸取教訓,好好把握第二次機會。

    普若非在照鏡子時發現他的納米服已經融入身體,變成了皮膚,眼睛也變成了藍色,桌上放著隊友的狗牌和合影,走出小屋時,他想起新兵訓練營時第一周教官說的話,當納米服損壞以後,真正可以仰賴的並非準確的情報,也非精良的裝備,更不是頂級的武器,而是他自己。直到這次戰爭結束,他才真正意識到了這一點,然後他把狗牌扔到了海裏,然後隱身離開,臨走時還不忘來一句“They called me Prophet.Remember me.”,和孤島危機2的結尾遙相呼應,而從周圍的環境和地形來看,這裏應該是孤島危機1第一關太陽初升時看到的那個小屋,似乎又意味著一切重回到最初,人類重新開始新生活。

    總評:

    和二代長達十九章的戰役相比,隻有七關的三代略顯簡短,作為彌補,每個關卡的地圖相較於二代大了許多,少數幾關的規模達到了一代的程度,敵人的數量也有增加,除了主要任務以外,仿照一代的戰役增加了一些支線任務,戰役的地點仍然集中在紐約,隻是二代中繁華的城市在多年以後已經變得荒蕪,有機的結合了一代野外作戰和二代城市作戰的特點,在劇情上也較好的承接了一代和二代的內容,在很多細節上采用了前作的資料,隻是二代中的阿卡特茲(alcatraz)在三代中完全沒有出現,無論是軀體還是意識都被普若非全麵取代,一代中的塞可成為了最重要的配角,從外貌看,塞可已經是個有著略胖圓臉的中年人,隻是那口英國腔還是絲毫未改。新增的卡萊爾帶有指揮官和科學家的兩種性格特征,到第四關才揭開了她才是剝離塞可納米服的人,後來才轉入抵抗組織,經曆也比較複雜,瑞希對普若非的態度充滿了哈格裏夫的邏輯,從他創造了納米服這種說法,以及普若非認為他用Ceph的DNA延遲了衰老來看,他似乎正是當年的哈格裏夫,或者和哈格裏夫有某種牽連,但戰役中並沒有明確的說明他和哈格裏夫是同一個人,對他的背景描繪並不多。為了進一步說明這些事件,實際上戰役中可以穿插一些回憶性質的關卡,由塞可來完成,體驗一下作為一個普通士兵在遊戲中的作戰情況。

    CELL方麵戰役中並沒有塑造一個鮮明的反麵人物,而是用CELL非常冷靜的NAX人工智能取代了人類形象,通過她來不斷發布命令和提供各種資訊,就CELL的裝備看,和二代並沒有太大的區別,隻是多了些智能地雷之類的改良產品,從剝離納米服的措施來看,CELL似乎全麵銷毀了這種技術,但並沒有取代它的技術出現,在遊戲中很多角色都提到納米服隻是一個外骨骼,實際上納米服是個生物外骨骼,從現有的技術條件來看,製造一種純裝甲性質的外骨骼並不是難事,如果CELL沒有納米兵,那麼生產一些用於強化士兵的普通外骨骼裝備也是可以的,這樣可以增強裝甲,攜帶更多的武器,保持更快的運動能力,如果要更強些,還能增加隱形能力。在缺乏足夠的裝甲車輛的情況下,出現這種兵種能夠彌補CELL士兵戰鬥力較差的缺陷,這樣也有了可以對抗納米兵的有效單位,在基地內部,部署一些盾牌兵也是很不錯的選擇。

    雖然在任務背景中CELL已經壟斷了市場,但政府軍在戰役中置身事外仍然非常奇怪,在末尾普若非摧毀了外星戰艦後,政府又突然出現沒收了CELL的所有資產。從現實角度和戰役編排看,CELL前期和抵抗組織的小規模作戰政府軍可以特種作戰的形式介入,CELL、抵抗組織、Ceph和政府軍之間是彼此對立和相互利用的,在Alpha-Ceph逃出以後,建立光柱和蟲洞,想要從母星係召喚入侵艦隊時政府軍開始全麵介入,剛開始四方混戰,產生不少摩擦,爾後在大敵當前時再進行合作,這樣也增加幾個相互衝突的新關卡,也可以充分利用後期關卡那幾個龐大的地圖,進行更大規模的空地協同作戰,引入類似於一代的地麵裝甲車輛和武裝直升機。

    Ceph這次增加了好幾個新單位,包括噴火的烈焰者、懸浮的偵察單位、心靈控製者和Alpha-Ceph,但是出場的次數均不是很多,前作的大型兵種Pinger和重型步兵仍然在編,隻是重型兵的裝備略有改良,迫擊炮的威力很大,從實際的作戰情況來看,心靈控製者和重型步兵反而是最難的單位,個頭不大,但武器很有殺傷力,令人奇怪的是Ceph似乎不再有隱形單位,也沒有帶有防護盾的小隊長,少了很多特色,隻是這一次Ceph的五種武器可以獨立使用,相對實用的是閃電狙擊槍和X-PAC迫擊炮,隻是彈藥補給並不算多。

    傳統武器中這次主要新增了複合弓、台風步槍、FY71和一把新的機槍,複合弓最大的優勢是暗殺時保持隱身,而且弓箭可以回收,彈頭也有好幾種,對付很多普通單位都是一擊必殺。台風步槍的射速很高,近距離殺敵較快,後座不明顯,但射程稍遠彈著點的散布比較大,子彈的威力也偏小,彈藥的消耗量過快。FY71和新機槍出現在聯網作戰中,單機任務裏似乎沒有注意到。配件方麵這次增加了很多,有好幾種槍支都有兩種彈藥,還增加了重型槍管和製退器,一些步槍上可以安裝高倍瞄準鏡,兩種瞄準鏡內的基線也做了調整,顏色改成了黑色,比二代要更細一些,這樣在瞄準遠處敵兵的時候不容易遮住目標。MK60機槍在遊戲中出現的次數非常多,但是彈藥基數仍然是200發,Grendel出現的次數反而少了,攜彈量比前作略有增加,達到了144發。


** class="clear">** **
熱門遊戲: 崩壞學園| 植物大戰殭屍2| 武俠Q傳| 神魔之塔| 遠的要命的王國| 部落戰爭| 曹操之野望| 戰神無雙| 釣魚發燒友| 一姬當千| 三國異聞錄.初章| 仙國志| 魔靈召喚: 天空之役| 攻城掠地手機版| 史上最坑爹的遊戲3| 忍者必須死2| 一個都不能死| 神魔之塔簡體騰訊版| 123猜猜猜台灣版| 成語大挑戰| 怪物x聯盟| 全民打棒球2013| 龍珠Q傳| 口袋戰姬| 瘋狂猜成語| 爐石戰記:魔獸英雄傳| 愛新覺羅| LINE釣魚大師| 魅子online| 勇者前線 BraveFrontier| 真三國大戰| 召喚圖板 サモンズボード| 放開那三國| 愛養成2| Line Rangers| Boom Beach| 巨砲連隊| 鬼武傳| 戰姬天下| 幻想の英雄| 暗黑戰神| 神之刃| COOKIE RUN 跑跑薑餅人| 猜猜巧克力| 神鬼幻想| 神鵰俠侶| 卡通農場 Hay day| LINE Pokopang 波兔村保衛戰| 秦時明月| 坑爹的遊戲2| 我是火影| 龍之力量| 城堡爭霸 - Castle Clash| 海賊大亂鬥| Ace Fishing 釣魚發燒友| Chain Chronicle 鎖鏈戰記|

Game2.tw遊戲攻略、資訊網站
申請友情鏈接,申請遊戲專區建立,發放遊戲活動碼,請聯繫bd#game2.tw(#替換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