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危機7講瞭一個什麼故事 生化危機7算不算爛作

  《生化危機7》從試玩版到正式版,玩傢們的褒貶不一,沒有成片的僵屍群,主角沒有往作的有存在感,當然,很多玩傢也對這一作留下瞭許多疑問,生化的本質是什麼?小編整理瞭一下網上玩傢分享的心得,來介紹一下生化危機7到底是一款怎麼樣的遊戲,它講述瞭一個什麼樣的故事,跟前幾作又有怎麼樣的聯系。

  這次我通關瞭生化7,感覺一定要說點什麼。那我就拿劇情來說說吧。首先就是,很久很久沒看到如此生化的劇情瞭。或許很多人覺得這一部生化不是生化,評價也很低,因為他沒有各種突突突和炸炸炸,沒有身手矯健的特工,沒有老李和艾達的虐戀,也沒有傑克那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的體術,但在我看來,這次的回歸生化本源,是成功的,至少在這一點上是做的非常好的。

  生化的本源是什麼?除瞭四次元道具箱,緊張的彈藥和被玩爛的生存恐怖梗,其實最主要的,還是一個充滿陰謀論和悲涼基調的故事。而7恰恰在這一點上,做的非常好,不能說完美無缺,但至少那種仔細想想有種深入骨髓的涼意的故事,是很讓我滿意的。

  仔細回憶一下,從1開始的洋館,2,3的浣熊市,都有那麼幾個極為悲涼的身世的角色,比如非常典型的威廉。而生化本身的故事充滿瞭陰謀論,官商勾結,政府黑幕,制藥公司黑幕,這些事,本身就是實實在在發生在我們身邊的,生化之所以魅力大,除瞭角色,貼近生活的故事也是我們津津樂道的原因之一。



  但不知道從何時開始,生化就將這種故事模式拋棄瞭,4的確是非常經典,但它的故事令我無法直視,三上的確是個好的制作者,但絕不是一個講故事的高手,尤其是安佈雷拉倒臺,居然就一筆帶過,之後徹底貫徹以4為核心的套路,高舉個人英雄主義的政治正確徹底取代瞭之前的陰謀論和暗黑風格,徹底貫徹美帝那一套拯救世界於水火的套路,讓生化躋身世界一線大作的同時,傲嬌的忘記瞭自己到底是誰。

  於是我們看到瞭5的飛躍,好玩,大場面,追車,爆炸,火箭筒,比輪船都大的boss,6很好的繼承瞭這一點,而且發揚光大,說是使命召喚的僵屍模式的超豪華版本都可以,但我在玩的時候,讓我對生化危機這一品牌略感陌生瞭,尤其是6,他有熟悉的角色,有病毒有變異有怪物,但卻不是我熟悉的生化危機,因為boss的變異越來越沒有邏輯,變得比自身大幾十倍的變異讓我略感尷尬,有種為瞭打而打的感覺,主角的光環讓我越來越不敢相信他們隻是特工,而讓我感覺他們是愛麗絲附身瞭,隻差一個眼神殺死你的豪爽,而病毒這個非常關鍵的要素,早就被遺忘到九霄雲外,病毒隻是為瞭給玩傢提高遊戲性的借口而已瞭。

  所以生7最讓我滿意的,無非是將“病毒”這個從來不說話,但永遠都是主角的角色重回舞臺中心,生化病毒從來不是讓人打著好玩的,而是實實在在要讓人感到害怕的。本作中的怪物,雖然種類很少,雜兵估計都是所謂a類的報廢品,不知是因為預算還是其他原因,bc類的變種幾乎沒有,這不得不說這是一種遺憾。但在本作的故事中,沒有出現6的那種可以用超級變換形態的boss實在是很好的進步,被病毒感染的有機體,很大程度上就是惡心且隻有生存本能的,他們不會說話更不會拿著真槍實彈和你對幹。而心靈控制,以及老丈人一傢的形態變化,本作中都有比較清晰的邏輯和解釋,讓人真切的感受到這個病毒是處於邏輯中而並非是毫無可能的。

  本作的故事可謂是十年來生化的故事之最,除去啟示錄之類的外傳,7的故事可能是這麼多年來正傳裡最精彩的,簡單,但是清晰明瞭,從各種日記文件裡我們可以清楚的知道貝殼一傢如何從善良的一傢變成瞭殺人狂。

  貝殼一傢其實心底很善良,生活很悠閑,年輕的他曾經加入海軍,退休後和傢人過著逍遙自在的生活,他的妻子瑪格麗特也是一個心底善良且極其註重傢庭的女人,雖然有一個精神不正常的兒子和離經叛道的女兒,他們一傢依然還是活的很幸福。直到油輪被毀,他們的生活也徹底步入瞭地獄,好心的他們把米亞和伊芙琳救出,卻萬萬想不到把自己給害死瞭,遊戲中我們被他們各種追著打,而知道瞭來龍去脈,對貝殼一傢,讓人心裡充滿瞭一種說不出的悲情。貝殼一傢有錯嗎?明明是救人,做好事,卻變成瞭非人的怪物,想必上帝也在為他們惋惜吧。

  伊芙琳看起來是最大的反派,實則是本作中最可憐的人物,從小被各種測試的她沒有童年,沒有傢人,極度渴望傢庭的她卻毀瞭一個真正的幸福的傢庭,然而這是伊芙琳的錯嗎?在被註射瞭e血清後的她,承受瞭到老都還是沒有一個傢的刑罰,流著兩行血淚說“為什麼你們都那麼討厭我?”這句話一說,我們真的還那麼討厭她?

  相比好結局,我認為壞結局更能給故事平添幾分悲涼。到瞭最後,妻子依然為瞭保護自己而死,盡管自己給佐伊註射瞭血清,如果沒有所謂的好結局,我相信生化7的故事就更為出彩瞭。

  說真的,456裡的特工人生離我們還是太過遙遠,而在7裡,我們實打實體會到瞭生化危機對於普通人的影響,沒有高大全的英雄,將視角對準普通人,最能讓人感受頗深。生化武器並非空穴來風,二戰時的細菌戰不就是生物武器嗎?

  在7裡,陰謀論和普通人的無力感,做的非常的好,在bow面前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的慌張和拿到槍後的安心,這些都是我們普通人的心裡歷程,而貝克和伊芙琳,他們從另一個角度也隻是普通人,甚至伊森,米亞,他們沒有什麼拯救世界的遠大理想,隻有和自己傢人好好在一起活下去的願望。還有為瞭戰爭利益不顧人民死活的zf和安佈雷拉,不就是我們現實世界霸權主義的象征嗎?

  7裡,沒有使命召喚那般大場面,沒有英雄,然而就是在脫離瞭這些之後,生化危機給我們奉上瞭一個極為嚴肅且悲涼的故事,以至於通關以後我想的最多的依然是貝克一傢人和伊芙琳,而並非是二周目能夠收集什麼。這個故事,充滿瞭人生的無可奈何,和妻子的生死別離,到貝克希望伊森能夠救救他的傢庭,再到伊芙琳對於傢庭的強烈渴望,這些,不就是普通人的生活嗎?我們在生活中那些可望不可即的東西,永遠也無法得到的東西,不就是伊芙琳的變化版本嗎?而有些人像伊芙琳一樣采取極端手段,得到的卻是自己身敗名裂,這難道不是悲哀嗎?

  迄今為止生7與456最不同的一點是,你每打一個boss,你都會想著他(她)的遭遇,在厭惡的同時,心裡又有那麼幾分悲涼與憐憫。

  你不會為電影版裡的任何人感到憐憫或者叫好,因為他們本身就是空洞,乏味的。你不會為6裡面的裡昂和艾達的戀情感到揪心,因為你知道這隻是娛樂,離我們的生活,太遠。然而你會為最後生還者裡大叔為瞭蘿莉拼命殺瞭所有研究人員而哭,這就是普通人的情感,這才是貼近現實。生化危機,遠不是特工和想毀滅世界的神經病才會遇到,他與我們每個人息息相關,而貝克一傢的悲劇和伊芙琳的悲劇,恰恰證明瞭人生的不可控和悲涼。

  當然,每個玩傢都有每個玩傢的見解,希望這篇東西能為大傢瞭解一些生化危機7更深層次的內容。

Comments are closed.